上海自贸区在金融创新方面取得了很多的成效

2020-06-03 12:15

建立便捷、高效的支付结算体系。美联储的fedwire系统和私有的chips系统日均交易规模分别达到3.5万亿美元和1.5万亿美元,这两个系统每天运行20小时以上,为美元的国际地位和纽约作为国际金融中心提供了有力支撑。日本为了和欧美竞争,并抢在人民币之前扩大影响力,也计划启动新的boj net系统,每天不间断运行24个小时。面对越来越激烈的竞争,在中国现代化支付系统(cnaps)之外,我国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已经建成,这一系统运行对于建设人民币产品中心和增强人民币的国际竞争力意义重大。

在这两年来,上海自贸区在金融创新方面取得了很多的成效。在取得成就的同时我们也要有危机感,上海自贸区尚存在一些区块带有开发区的痕迹、区内企业活力仍嫌不足、扩区前自贸区金融业务发展不快、离岸功能较为薄弱、税制改革步伐仍待加快等问题。从经济、贸易总量来看上海确实超过了新加坡和香港,仅仅落后于纽约。上海的gdp大大超过了新加坡和香港。包括我们航运吞吐量以及旅客人数差距也不是太大,但如果从人均gdp来看,上海和前面三个城市相比还是有不小的差距:上海人均gdp仅仅是香港的1/3,新加坡的1/4,纽约的1/5。另外,从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上海要建设四个中心,其中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战略目标,这个任务是很重的。但是在今年3月份,2015年3月份发布的全球金融中心的指数,纽约、香港、新加坡分列第一、第三和第四位,上海排到了第十六位。

自贸试验区将是中国参与世界竞争合作的一个重要平台,这就要求自贸区制度环境必须与国际标准接轨,符合国际惯例与准则,成为与现有国际金融中心站在同等起跑线的“金融开阔平地”。

上海自贸区建设是国家战略,是先行先试、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重大举措,意义深远。习近平总书记明确要求上海自贸区应当大胆闯、大胆试、自主改,以国际化、市场化、法治化为目标,建设全球开放度最大、开放层次最高的自贸区。此次习近平主席在对美国的国事访问中,多次提到三个“不会变”,即中国利用外资的政策不会变,对外商投资企业合法权益的保障不会变,为各国企业在华投资兴业提供更好服务的方向不会变。这就是上海自贸区未来的努力方向。

最近,中国在投资转移和贸易转移将受到的影响在不断加大,为缓冲这种影响,上海自贸区的改革压力不断增加,试验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也大大增加,推动上海自贸区发展已迫在眉睫。

从发展海洋经济的视野实施改革试验。国际上来看,类似的自贸区一般由自由港发展而来,通常是设在港口或邻近港口的地区。自贸区都面临海洋,有港口码头,这是优势,我国发展海洋经济、实施海洋战略刚刚起步,未来潜力很大。发展要着眼未来、着手当下亟需的改革试验。例如成为转口贸易、离岸贸易的基地;成为我国海洋产业、海洋经济教学、科研实习基地;以及我国海洋勘探、检测的服务基地。

创新自贸区金融监管制度。“要改革”不等于就“不要政策”。设立上海自贸试验区的目的并不是建成一个“飞地”型的离岸中心,而是引领中国金融体系更高层次开放的示范区,这就需要在现有ft账户体系基础上进一步进行投融资汇兑创新,探索区内与境内区外资金流动总量管控模式,即可以按照企业投融资汇兑需求预测实行自贸区“年度总额控制”的模式,央行等监管部门可以在遵循“有限渗透”原则之上分阶段扩大或收缩汇兑额度,同时提升金融机构开展分账核算业务的自主性。

完善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中央银行在开放资本市场上已经有“根据市场需求,探索在区内开展国际金融资产交易等”的明确意见。除了上海期货交易所在自贸区内建立承担国际原油期货交易平台的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外,上海证券交易所在自贸区内筹建的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是面向自贸区并与国际金融市场接轨的资本市场体系。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将为区内企业直接融资、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并购、区内或境外投资开展风险对冲、境内证券机构拓展国际业务等提供服务、工具和平台。加上上海黄金交易中心以及中金所、上海清算所等国际金融服务机构的建立和完善,形成体系比较健全的国际金融市场。

上海自贸区发挥集聚辐射效应,助推长江经济带发展。上海自贸区成立以来,海关共推出了31项监管制度创新。一旦落实,将对整个长江经济流域的通关环境有很大变化。贸易方面,上海自贸区以国际贸易单一窗口为主要抓手,推动长三角区域通关一体化等,带动长江经济领域国际贸易产业发展;第二在对外投资方面,上海自贸区成立的境外投资服务联盟,将充分利用制度优势,加快构建涵盖综合分析、投资项目推介、投资介绍等多种功能的对外投资促进体系;第三要推进金融制度创新,更好服务长江经济带实体经济发展。进一步结合上海四个中心建设,加快推进自贸区各项制度创新,努力形成新一批的可复制可推广经验等,积累更多改革创新的试验成果。

自贸试验区将是中国参与世界竞争合作的一个重要平台,这就要求自贸区制度环境必须与国际标准接轨,符合国际惯例与准则,成为与现有国际金融中心站在同等起跑线的“金融开阔平地”。上海自贸区要通过“素质提升”改变中国外贸发展模式。